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榆轩夜话

松榆轩里看世界 十指弹中凝人生

 
 
 

日志

 
 

[原创]改革开放30年:天下第一村最后的知青  

2008-12-06 17:16:15|  分类: 松榆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开放30年:天下第一村最后的知青

文/松榆轩主

    那是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个春天,天下第一村豆村迎来了中国最后一批知情。那一天的关中平原阳光灿烂,不见飞扬的尘土,远处终南山上的树木影子都清晰可见。白色的确凉衬衫,蓝色长裤,黑色凉鞋,这些六一儿童节才会穿戴的行头,外加一条鲜艳的红领巾,装扮了我和我的同学,个个儿兴奋异常,比过六一还要开心,因为我们要去欢迎一批来自城里的哥哥姐姐。

    欢迎大会在村里平时开大会的大礼堂,一般不是“批林批孔”,就是“反击右倾翻案风”,每一次开会,村里的地富反坏右都要在前排面对群众站着,在这里我在老师的指导下也批判过“学而优则仕”,过年过节的时候这里会演戏或放电影,不过都是革命样板戏或是革命故事片,到现在我也能吼几句秦腔板的《红灯记》,或是唱几道革命歌典啥的。

    我胸前挂着一面鼓,敲着秧歌鼓点儿,带领同学们雄纠纠气昂昂的从侧门行入,一直走上舞台,然后集体列队向台下的知青们行队礼,掌声轰然而起,几只燕子从礼堂顶上惊飞。先是省、地区、县、镇、村各级领导、知青代表讲话致词,然后就是我和同学们最兴奋的时间,表演节目欢迎来接受我们再教育的城里人。我演的节目是《兄妹开荒》,这是延安边区政府时期最流行的二人转式的舞台歌剧,故事很简单,妹妹去给在山上开荒的哥哥送饭,哥哥还是个劳动英雄,妹妹向哥哥学习,和哥哥一起开起了荒。

    “太阳,太阳,上呀么上山岗。送饭,送饭,走呀走的忙。哥哥是个劳动英雄,怎么能饿着肚子去呀开荒……”我在舞台里侧,穿着白粗布褂子,头扎羊肚毛巾,脚登千层底的圆口黑布鞋,手里挥着镢头作挖地状。女同学“妹妹”穿一件蓝碎花的衫子,红头绳扎了一条大辫子,左臂弯间挎着菜蓝子,一阵风儿似的上了场,清亮的嗓子又赢来一礼堂的掌声。坐在最前排的一个女知情笑的合不拢嘴,嘴里边还嘀咕了一句“这俩小人儿”。

    “鲜红的太阳永不落”的大合唱,知青们的“广阔天地”诗朗诵,我们看着城里人新鲜,城里人看着我们新鲜,台上台下乐翻了天。热闹过后是大队书记宣布各生产队知青分配名单,念了很枯燥的好长时间。豆村号称天下第一村,当时就有18个生产队,近两万村民,所以来的知青有近500人。分到我们生产队的是两女两男,卫星、小敏、长安、阿利。卫星和小敏都是美女,只是卫星亲切随和,小敏却是个冷美人,大有看不起我们村里人的意思,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总是喜欢找卫星姐姐玩,对小敏则是不敬而远之。长安稳重,做事总是有条不紊。阿利则属于架鹰玩鸟那一种,整天弄个汽枪到处打鸟。后来长安就成了我们的老师,卫星则成了村里的专司记工分的,小敏和阿利则和贫下中农一起下田干活,接受再教育。农村人实诚,谁好谁赖,心里有杆秤呢,不过这做法却有点鄙视自己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因为爷爷是生产队长,我便随了爷爷带四个知青到他们的新家。那是生产队的一排大瓦房,兼作牛马饲养室、马车等生产用具库房、粮仓。知青们的新家是这一排瓦房里隔出来的两间。我家就在生产队这排房子的后面,每天放学去知青家玩就成了必修课,卫星姐姐借给我好多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啥的,就是那个时候读过的。知青们开始不会做农家饭,更不习惯烧柴禾,我妈每天就多做四个人的饭,给他们送过去。闲的时候,卫星总是在看书,长安总是和贫下中农谈心了解风土人情,小敏总是在院子里的井台上洗衣服,阿利总是在河滩上打鸟抓鱼,我不是伴着卫星看书,就是卫星指导我做作业。

    最后一批知青似乎没有以往的知青管得严,很快知青们在减少,听卫星说那是有门道的提前找路子返城了。我们的队的四个知青显然是没门道的,一直继续着他们接受再教育的日子,直到《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开始流行的时候,这最后一批知青终于全部返城了。那是又一个春天,村里来了好多大卡车,知青们逃也似的跳上大卡车,只有卫星两眼泪汪汪的,和我们告别,末了将她的书都送给了我。

    知青们都返城了,村里突然清静了许多,因为再没有人组织我们排演秦腔现代戏《钢铁战士》了,再也没有人组织我们扭秧歌了,再也没有人给村民们开办扫盲夜校班了……但村里又开始了又一种忙碌,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了。至今我也说不清,包产到户到底是好还是坏。村里确实富起来了,小楼由开始的一座两座到现在的连成排连成片,过去一下雨就满地泥泞的村道变成了水泥和沙石路面,孩子们再也不会像我们当年那样穿件母亲织的粗布做的制服就能美好几年,而是和城里的娃娃一样的时尚。但那片我钟爱的洋槐林没有了,一搂粗的村道边的白杨树没有了,田峪河边护堤的成片的扬柳没有了,那条源自终南山的清澈的人工小河流没有了,生产队的饲养室和里面所有的东西没有了,上工的钟声没有了……村民们也不再那么亲密无间,过去谁家有个盖房、取亲的事,和村的人都会来帮忙,只需发几根纸烟管几顿饭;现在有这样的事也会来帮忙,只是要数着钱帮忙了。曾经闻名的“老碗会”也没有了,一手端一大碗面条,一手夹一只馍馍,一堆人蹲在村头“集体”吃饭的热闹再也不见,人和人碰面都少了那份曾经的热情,人心远了。

    改革开放总归是进步的,至少在经济上让所有人进了几大步,但是在人情上却不知道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其实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常常都会沉入一种迷惑,我们在发展中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比如没有现在这么多先进技术和设备的时候,人为什么靠人力就能创造出现在所创造不出来的奇迹。这个世界的脚步总是在朝前走,有条不紊的超前走,就像电脑里面设计好了的程序,是按部就班的吧,人只有被这个脚步裹携着往前走,或许是无所谓进步或是退步的吧,又或许是有一方面的进步就必然会有一方面的退步吧。只是,中国那最后一批知青却让人难忘,他们是中国改革开放前夕最后的十字架上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2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