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榆轩夜话

松榆轩里看世界 十指弹中凝人生

 
 
 

日志

 
 

[原创]只开会不发言不是人大代表错  

2009-03-13 01:38:10|  分类: 松榆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开会不发言不是人大代表错

文/松榆轩主

    中新网的报道说,湖南省人大代表在与网友在线交流时说,人大代表不能只开会不发言、只视察不调研、只鼓掌不建议,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职能。其实出现的这样的现状并非完全是人大代表的错,体制使然的成份要大得多。

    民间有句“流言”:党委决定,人大举手,政府执行,政协喝酒。这说法儿偏激,却也一定程度上道出了中国权力结构的现状。中国的执政体制大体如此,一般先由党委提出决策方向性意见,或者叫战略决策,再由政府提出执行性方案,交由人大讨论表决通过,再由政府职能部门去具体执行。而政协只是个议事机构,只能就党委、政府的决策和方案七嘴八舌议一议,提些建议,没有决策权,甚至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强制性的监督权。在一党执政的情况下,党委的决策当然有绝对的权威性,在这种绝对的权威性下,政府只能是党领导下的行政执行机构,人大至少还有个举手表决的权力并,从法律上具有了监督政府的权力,政协与党委、政府的关系则是,你尽可以说,我尽可以听,最后你说的管用不管用,没有法律规定我必须听你的,政协也就“唯有杜康、聊以解愁”了。人大的举手多少也有些走过场的味道,至少在各级人大还没有发生过什么重大方案被人大代表举手否决的新闻。

    若干年前的一次全国两会上,一张新闻照片获了奖,也引起国内外的震动:人大会场表决时,只有一只反对的手举了起来。这张照片之所以获奖并引起国内外的震动,就是因为此前从来没人举过反对的手,或者举过之后就被打成了反革命而销声匿迹。现在人大表决都改按电钮了,每年两会也有按反对的手指头,还不止一只两只,但依然还是寥若晨星。是党委的方向性决策和政府的执行性方案真得没有什么问题?还是人大代表因某种原因从来没有把那一指头当回事?从中央的决策看,事先一般都要广泛征求各民主党派及社会各界的意见,再经党代会审议讨论通过,事实上至此这个重大决策已具备了绝对的科学指导性和执行性,再到人大讨论审议、政协讨论建议的时候,几乎已没有多少可以值得修改的了,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否决之类。从中央层面看,这个决策程序还是科学而实用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几乎没有重大决策上的失误就证明了这一点。但这样一个决策机制也很容易养成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惰性”,或者说是影响其参政、议政的主观积极性,这也是人大代表特别是政协委员被一些人看成了荣誉性称谓的重要原因。于是乎“只开会不发言、只视察不调研、只鼓掌不建议”也就成了自然之事。

     因此,“只开会不发言”并非绝对是人大代表的错,而是现有的体制让人大代表没有足够的主观积极性去发言、调研、建议,即便发发言、调调研、建建议,往往也是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甚至还有一些人大代表不是总翻陈年老账就是提一些莫名其妙的建议。不是说现有体制不好,而是还不够完善,还不是一个调动人大代表并通过人大代表来调动全民参政议政、建设社会主义的最佳体制。至少现有决策体制不会浪费太多资源,还能实现最大化的科学、正确决策。美国的三权分立看起来很民主美丽,却也是对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往往也使决策要经过一个星转斗移的漫长过程,伊拉克战场上美军士兵还在拚死撕杀,而两院议员还在就是否增加拨款争得你死我活。在中国的决策体制下就不会出现这样闹剧性的场面。但中国现有决策体制缺少的正是美国决策体制中的“争”。这才是中国决策体制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的根本所在。

    如何才能“争”起来?只有增权,给人大代表更多更实际的的参政、议政权,特别是决策权和监督权。可以考虑党政合一,将每年的党代会和人大会议合并召开,实现党政、人大共同实施重大决策,从而实现党政、人大权力的平等,并调动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主观积极性,还可以节省一大笔会议经费。再就是实质性的强化人大对政府的监督权和民主党派和社会对党委的监督权,这个“实质”不只是法律上的条文,而是要有能够具体操作和实施的办法。比如可以学习西方议会制的质询制,人大代表可随时就相关政策的执行情况或问题向政府相关部门提出质询,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必须到人大就相关事项作出说明,并接受人大代表的最后的投票结果。不实行政党轮替是中国政治一大特色优势,能够保证国家决策的一致性和延续性,不容易出现社会混乱,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一个好汉还要三个帮,一党执政决策要确保绝对的科学正确,就需要其它党派的全力合作与支持,而民主党派对执政党的有效监督更是确保执政党正确履责的必然之途,也是治理一党专政状态下容易产生的腐败等不良现象的绝对必要。

    参政议政是一种责任和义务,而要使这个责任和义务活跃起来,就需要权力支撑,这个权力就是执政权之外实际有效的监督权。只要切实加强人大代表和以民主党派为主的政协的监督权,就必然能调动其参政议政的积极性,“只开会不发言”的问题或许才可迎刃而解。

  评论这张
 
阅读(135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